共享单车曾轰动快乐飞艇主页全国为什么这两年

 快乐飞艇     |      2018-12-14 13:36

  共享单车的兴起是伴随着中国移动互联网下半场的故事开始的。随着中国的互联网渗透率接近饱和,互联网行业的线上流量增长已经停滞,焦虑的创业者们纷纷在线下寻找场景,获取流量。

  共享单车的出现完美地实现了线下流量的场景,人流出了地铁站本身具有的最后一公里的需求,自行车放在地铁站门口就很难不被使用。这个场景被发现之后,ofo和摩拜们当初想讲一个比滴滴还要宏大的故事:最后一公里的刚需,市场足够大;倡导绿色经济的环保大背景,“我们会让城市更美好”;物联网的应用场景,随停随放。每一个点都兴奋着投资人的神经,似乎下一个ATMD就在眼前出现。

  资本的充裕引发了共享单车们的投放大战,以至于低成本的ofo由于大量投放,在市场占有率上一举后来居上,根据猎豹大数据的数据显示,ofo在 2017 年初超过了率先成名的摩拜,成为市场老大。这导致了摩拜抛弃了他引以为傲的高造价自行车,转而开始大量生产低价的Lite版单车,以实现市场的铺量。最高时,ofo和摩拜在中国的周活渗透率可以达到所有app的第 100 名左右。

  国家严控金融风险的背景下,押金那笔钱无异于一颗地雷。在资金链正常时,这是很好的收入渠道;但之前所有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的一个共同教训就是,当资金开始出问题,特别赶上用户因为某种原因集中退押金的时候,挪用押金造成的资金窟窿,就会让单车企业快速死亡;更可怕的是挤兑及财务问题容易造成社会动荡,这是政府绝不允许发生的。所以这个如意算盘,被政府给打碎了。

  2017 年 8 月,交通运输部联合十部委出台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免押金方式,企业已收取押金或者预付资金的,要在注册地设立专用账户,实行专款专用,完善退还制度,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

  2018 年 4 月 4 日,美团宣布收购摩拜。这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它说明,头部玩家也“撑不住”了,没有资本的支持,独立发展几无可能。最新的美团招股书公布了摩拜单车被收购后共 26 天的业绩情况,快乐飞艇收入共1. 47 亿元,折旧和运营成本分别高达3. 96 亿元、1. 58 亿元,毛利亏损4. 07 亿元。这意味着摩拜每天亏损金额约为 1560 万元,以这个数字来计算,摩拜单车每年的亏损额度将高达 57 亿元。

  在互联网领域,烧钱不是罪。但一直找不到盈利模式,便成为企业持续发展的死穴。也许因为戴威坚持独立发展的意志,对于共享单车变现的努力,ofo比摩拜更加锲而不舍。共享单车本质上走的是租赁的模式,但如前所述,在重资产模式和高昂的运营成本下,除非大幅提高骑行费用,否则很难达到盈亏平衡。在租赁费、押金的道路都走不通后,ofo转而寻求最传统的变现方式广告。车身上贴广告、在App里插广告,真实的收入不得而知,但今年 6 月,《财新》援引消息人士爆料称,截至今年 5 月中旬,ofo对供应商欠款 12 亿元左右,城市运维欠款近 3 亿元,合计欠款 15 亿元,而账面可动用现金不足 5 亿元。如果广告能堵上这个窟窿,投资者们便不会再催促ofo卖身,但事实并非如此。

  从 2017 年下半年起,ofo和摩拜也将共享单车的故事讲到了国外。发达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长期以来悠久的自行车文化成为他们出海的底气。但远低于中国的人口成为市场的天花板,重资产模式下高昂的单车生产费用或运输费用也成为快速发展的制约,发达国家成熟的城市管理制度更从一开始就不可能让他们野蛮生长。更要命的是,同理,商业模式的无解,在国外也同样存在。

  共享单车一开始的重资产、高营运成本的设计似乎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在互联网的上半场,互联网公司与其他行业公司相比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轻”。几乎没有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愿意说自己是重资产模式,因为这意味着你在重复传统行业的老路,意味着你在“负重前行”,这会严重拉低投资人对于公司的估值。

  但下半场开始后,线下流量便伴随着重资产模式,创业者们似乎还没有搞懂互联网的重资产应该怎么玩,重金投入之后,那只“猪”在哪里。

  从整个行业来说,即使美团、蚂蚁金服、滴滴入场,也不可能让这个行业回到最巅峰的状态。共享单车对美团、滴滴们的意义便在于,获取一个线下流量几毛钱的亏损,远比如今十几块一个的线上流量划算。

  点击“提交”后,我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请按照邮件中的提示完成操作。